村岛以西

becase

(一)
“I'm not happy.”
琼斯笔记本的封面上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笔迹是流畅的圆体,好像是特意收敛了字体的特点。几乎可以确切地说,通过笔迹判断这是谁写的是不可能的。这句话的后面本应还有一个词,但却被极为谨慎的涂抹掉了,甚至在本子的背面都用黑色的笔涂了很大一块地方,完全杜绝了从纸的另一面辨别那被涂掉的是什么单词的可能。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琼斯留下了这行字母。
(二)
琼斯的笔记本自此再也没打开过。他换了新的本子,只是固执地把原来的这本放在课桌抽屉的最上层,尽管颇为厚重的本子占了不少地方。琼斯盯着那行字出神的时间越来越长。这些字母出现在他眼里,好像不是他在看,而是那字母自发地,像是有生命一样地活跃在他的眼睛里;在他的视网膜上,跃动。一个人的名字呼之欲出。
(三)
布拉金斯基,是你么?
(四)
或许是琼斯本身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情的缘故,种种迹象都表明这的确是布拉金斯基所为。如果把这事放在一年前,琼斯一定会像头野牛犊一样跑去质问布拉金斯基,而质问的最终结果往往是两个人都挂了彩。琼斯感觉自己嘴角的痛又燃起来了,布拉金浅金色头发里流出的血液在他指缝中重新变得温热。琼斯的脚步顿住了,这大概是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
(五)
然而使他犹豫的原因远不止这样。琼斯一直没能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这无从探知的意义几乎要导致他感到喘息都有些困难,好像正被一层厚重而潮湿的雾气包绕着。“如果真的是他”琼斯想“布拉金斯基是想和他表达什么呢?”
(六)
琼斯宁愿这是个该死的恶作剧,他期盼某一天他正为这件事烦恼的时候,一个长得有点讨人厌的家伙,或许他鼻子上还有几颗雀斑——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这就是个玩笑。”他一定能毫无怯意的给他一拳。
(七)
难以置信的是,琼斯到现在还克制着自己不像过去那样不分是非地诘问布拉金斯基。原因大概是他不敢肯定那字是布拉金斯基所写。事实上,与其这样说不如更直接的理解为他不愿意承认这句话是布拉金斯基写下的。毫无疑问,琼斯并不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于是,猜测——无止境的猜测将毁掉他。以及使他不去当面与布拉金对质的理由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这个朝气蓬勃的少年。
(八)
琼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喜欢布拉金斯基这个人的。这个想法从他开始希望两个人之间的交集能多一点时,就不可避免地浮上了他的脑海。
(九)
为达成所谓交集更多的目的,琼斯无意义的挑衅更多了,这难免会使人厌烦,尽管琼斯本人很满足于此。然而,与琼斯截然相反的是布拉金斯基。在两人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其中任何一方的受伤都是必然的。某一次两个人同时在医务室处理伤口的时候 布拉金就将对琼斯幼稚行为的厌烦摆到了明面上。那之后,他们很久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说一句话。
(十)
哪怕回到针锋相对的时候也好啊。
(十一)
真的下定决心要查清楚这行字是谁写的之后,过程也就称不上是艰难了。琼斯借口丢了很贵重的东西,凭借这个成功说服老师调出一个星期前的监控。值得庆幸的是,再晚一天这些录像就要被销毁了。他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布拉金斯基的背影,虽然在他装作从突然从衣服口袋里翻出丢了的东西之后,被老师狠狠教训了一顿。
(十二)
现在问题的症结只剩一个了。
(十三)
琼斯走进布拉金斯基的寝室后下意识的反锁了门,在以前,这是为了打架时防止有人进来劝阻。当琼斯反应过来他并不过来打架之后,布拉金斯基已经迎上来了。“真是抱歉啊,我今天没有心情陪小孩子玩过家家。”布拉金的嘴唇不可察觉的张合,这样的话就像凭空出现一样地被说出来了。
(十四)
一旦对上布拉金斯基,琼斯就显得笨拙而粗野了。这场时隔一年的见面差点就变成了一场闹剧。之所以说是差点,是因为布拉金确实如他自己所说,极顺从地任琼斯打了一拳,将胳膊撑在墙上以稳住身体,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琼斯自己也讨了个没趣,他迟缓地想起自己到这来的目的。
(十五)
本应是质问的话语说出来时却意外的柔和。“什么意思?”布拉金斯基把琼斯问出的话淡淡地重复了一遍,倒像是在认真思考的样子了。琼斯这样觉着,然而他很快就改变了想法,“你觉着呢?”布拉金又把这问题抛给了他。琼斯想把这些天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喉咙却像被堵住了一样,被某种快速涌上来的东西堵住了。他最终没能说出口,嘴张着,神经质地张合着。
(十六)
布拉金转头看着琼斯,几点很微小的光在他的眼中闪现,使人产生一种他哭了的错觉。下沉的太阳将三束倾斜着的阳光投进室内,透过玻璃的光束发生了微妙的偏折。琼斯看着布拉金斯基。更确切地说,琼斯看着正布拉金脸上的光斑。金色的光斑为他的面孔带来了生气,随着他的呼吸,那光斑小幅度颤抖着,正如琼斯此刻的战栗,少年不知所谓的悸动。
(十七)
“不知道么?”布拉金斯基倒是很快就下了结论,简单的,直白的结论。与实际答案相差甚远这一点暂且不谈。和往常一样,这话依然是轻飘飘的。含糊的单词擦着琼斯的耳廓飞一样地掠过去了。布拉金走近琼斯,走近他金色的脑袋。他从光束中穿过,身上的每一处都被短暂地点亮,转而重新站到了稍显黑暗的阴影处。他是比琼斯略高出一些的,然而此刻这差距便可以直接忽视了。布拉金斯基靠近琼斯正分离开的嘴唇。他吻了上去。
(十八)
琼斯的心脏不可控制地疯狂地跳动,几乎要冲出他起伏着的胸膛。可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他们的唇贴在一起,没有进一步动作,两个年轻人的手不太自然的垂下,温热的鼻息落在对方的脸颊上。琼斯甚至感觉自己吸入的空气都是滚烫的,灼伤他了用于呼吸的器官,一路燃烧着通向他的内部。仿佛是到达了什么临界点,琼斯清晰地感受到了炸裂,字面意义上的炸裂。那一个瞬间,虚无的白色的火光填满了他全部感官。
(十九)
他们都睁着眼睛,睫毛扫过彼此的眼眶,刺痛,痛得想流泪,然而又有些发痒,直叫这两个年轻人想咧开嘴放肆地大笑。不知道是谁先撑不住的,闭上了眼睛,另一个人也很快合眼了。再之后他们就感受到有一滴咸津津的液体流淌到了两个人正紧密贴合着的地方。
(二十)
布拉金斯基的手向琼斯后背的位置移去,指肚压在琼斯肩袖的肌肉上。然后他就控制着自己的手蹭向更靠近中间的部位,将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转而他的手又立起来了,食指按在琼斯后背上,而手肘靠着墙,墙灰使他的皮肤感到轻微的灼痛。他在写字,在琼斯的后背上。他正拼写着一个单词——B-E-C-A-S-E。
(二十一)
“I'm not happy,becase.”
“I'm not happy,because do not have you.”